中國排球協會 >  教學與訓練-排球 >  評比賽 論訓練——全國排球聯賽觀后感

評比賽 論訓練——全國排球聯賽觀后感

2016-03-07 中國排協

  2015—2016年全國排球聯賽已圓滿收兵。筆者從視屏和現場看了幾場球,尤其是男女排冠亞軍決賽,深感我國排壇展現出新生一代運動員優越身體條件和良好技術與精神風貌,彰顯出地方隊教練員為培養這些優秀選手所做出的默默無聞和不可磨滅的貢獻,令人對我國排球的未來前景與發展,充滿希望與期待。

  人們注意到,上海男排和天津女排的技術全面性和防反串聯性,北京男排老隊員的技術底蘊,江蘇女排新隊員的發展潛能,以及各俱樂部隊的水平逐年提高與進步,都可圈可點,可歌可贊,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比賽是訓練的一面鏡子,訓練是教練員的一個影子;蛘哒f,比賽是反映球隊平時訓練水平與質量的平臺,訓練是考核教練員執教能力與智慧的標尺。從比賽中不難看出,我國排球技術戰術的訓練水平,還有較大可以改進與提升的空間。為此,我想就相關問題與大家交流探討。

  一、要全面估量球隊實力。決賽前,有媒體和評論家預測,北京男排勝算占六成,江蘇女排實力強于天津。理由是:北京隊在常規賽中兩勝對手,外援埃德加和馬紹爾的攻勢銳不可擋;江蘇隊“三駕馬車”的進攻勢如破竹,拿下天津隊不在話下。但不幸的是,比賽結果與預言家們的判斷相反。這是為什么?

  賽場態勢錯綜復雜,動態變幻,而不是模式固定,靜止不變。由于各種因素影響,昔日贏家,未必當今不;昨天一條龍眼下變成一條蟲,是常有的事;前半場與后半場的表現判若兩隊,也是間或有之。有人津津樂道老黃歷上某隊勝敗幾何,甚至于把毫無可比性的兩年前戰績同現在對比,這有意義嗎?昨日已成過客,一切從零開始,這才是硬道理。

  衡量球隊實力水平,應是綜合的全面的,包括其技術、戰術、體能、經驗、心理、作風、戰術意識、和指揮能力等;而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只比進攻,不看綜合實力與水平。這種常識問題,好像不應當被忽略。

  不能客觀評價一個隊實力水平,會不會給相關隊擺高自己位置,背上勝負包袱,無形中產生一種心理暗示?會不會給可能存在的重攻輕守、重攔輕防、重“網上”輕“地上”的錯誤理念,無意中造成推波助瀾作用?

  清醒地自我定位更明智!

  二、要注重中國技術特點。如今各隊的身高和強攻實力大有提高之勢,這是值得欣慰的。但強隊之間較量,不要過分依賴拼氣力、秀肌肉,而忽視速度、技巧、快變戰術及智慧謀略的運用。有的隊一場球打不到10次快攻,副攻手形同擺設;有的隊在比賽關鍵時刻,打法太簡單,給球太集中,連續占有幾次賽點先機,也強攻不下,最終敗下陣來。

  中國排球的優良技術特點,是我們的傳家寶與護身符,只能發揚,不能削弱,更不可丟棄。不應忘記,縱使身長萬丈,你的生理機能與特點,依然是亞洲人種;更不要忘記,中國的全面、快速、靈活、多變、細膩、技巧等優良技術傳統,正是一些歐美隊從援外的中國教師爺手上學到的“回馬槍”,如果我們棄之不用,或用之不精,豈不愚不可及,貽笑大方。

  無論是體能或技術訓練,可以“與國際接軌”,學習先進東西,但不可邯鄲學步,生搬硬套。舶來品只可超越,不可模仿,否則會永遠輸在起跑線上。技術可以借鑒,人種不能克隆。補短不可缺少,揚長必須優先。倘若只倚重補短,而忽略揚長,用自己短處去抗衡人家長處,豈不是本末倒置,把馬車置于馬前。

  三、要加強基礎技術練習。比賽中看到,有些條件優越運動員,雖掌握一定技術,但底蘊不足,功夫不到,動作粗糙,手感欠佳,從而造成技術失誤較多,或未能充分調動與發揮其潛能。

  京、滬男排第二場決戰打了4局,雙方分別主動失分34:32,失誤驚人;不少隊員不是在移動中防守,來判斷取位,而是腳步蹲死,守株待兔;有些人扣快球的起跳與擊球,同扣高球的動作缺少分化,造成快球不快;接發球、攔網和防守缺乏預判,以致效果欠佳;男排比賽來回球少,一錘子買賣多等等。這些近乎吹毛求疵的挑剔,是否可以說明我們的基本功與基礎技術,大有加強的必要?

  有哲人言:復雜源于簡單,高深來自淺近。真是一語破的!筆畫尚未描好,怎能揮毫自如!圓蛋都沒畫成,豈能妙筆生花!要領未全掌握,何以攀登高峰! 

  技術無止境,真理無窮盡。一個優秀排球運動員,不要滿足于掌握一般的六大技術。越是高水平運動員,越需要琢磨技術精尖,探索技術奧秘,精益求精,不斷進取,才能登攀世界技術巔峰。

  四、要著力二傳隊員培養。二傳手在比賽中的重要地位與作用,人所共知。但知與行,往往并不統一。知其重要是一回事,有無下功夫去做是另一回事。正如明代哲學家王明陽所說:“知就是行,行就是知,知而未行,其實未知!

  我國目前涌現出一批令人垂涎羨慕的二傳手,身高男排1.95米女排1.85米左右或以上,而且在一線擔當主力,有些人已進了國家隊,達到了一定水平。但從高標準要求,其技術水平和戰術素養尚需磨練。有的腳步太慢,二墊太多;有的手控較差,傳球欠準;有的視野不廣,盲目性較大等。如其水平再提高一步,必將使進攻手如虎添翼。

  二傳水平要精深,須有專人去操練,這是中國教練發明的有效國產經驗。有網友調侃說:那么一傳、防守、攔網也要配備專職教練!先生此言差矣,二傳手的職能與作用,使其訓練具有特殊性;用非邏輯性的悖論相類比,恐不適宜。

  二傳手的能力與水平,可以分為三個層次:

  一是及格:能把球既穩又準地傳到位,為進攻手提供適宜的扣球條件。

  二是良好:除了前者,能正確選擇進攻突破口,恰當組織戰術,合理分配球。

  三是優秀:除了前者,能根據彼我雙方情況,運用某些動作技巧和心理智慧,去干擾與迷惑對方的攔網判斷,掩護本方隊員進攻,起到輔助進攻作用,使沒有進攻功能的二傳技術含有攻擊的因素。

  如果這個評價標準合理可行,冒昧請問諸君,您屬于哪個層次?

  五、要重視心理素質訓練。媒體和教練員在評論某隊失敗的原由時,常常歸因于心理因素?磥,“瓦倫達效應”的啟示,普遍被大家所認識與重視。

  毋庸置疑,由于受各種主客觀因素影響,運動員在比賽過程中心理發生的變化,會抑制技術發揮,甚至于導致比賽失敗。但是,存在決定意識,意識反作用于存在;在通常情況下,往往是技術問題出現在先,心理變化產生在后,又反過來加劇技術失措。譬如:或因特長受抑、弱點被攻、比分落后、領先被追、失誤頻繁、指揮失宜等等,從而引起運動員心理變化。此時,教練員的職責是全力找出技術疲軟的原因,而不是簡單地歸咎于心理問題。

  當然,有時出于某種壓力,運動員未上場就緊張。那就應未雨綢繆,防微杜漸,事先做好工作,防范于未然,而不是事后諸葛亮,亡羊不補牢。

  心理因素可以影響技術發揮,但不能代替技術作用。馬克思指出:“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質力量只能用物質力量來摧毀;但是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 比賽雙方的較量,主要是通過技術實力去實現,技術實力的對抗只能用技術實力去攻破;然而,良好心理素質一旦武裝了運動員,就會產生強大的技術力量,使技術實力更好地發揮威力。

  技術實力是球隊的物質基礎,心理素質是隊伍的精神支柱,兩者互相制約,相輔相成!八嚫呷四懘,膽大藝愈高”,是對技術與心理互為因果關系的精辟概括。因此,只有同步采用技術和心理訓練來培養運動員,使兩者訓練有機結合,同時發展,才是迅速提升運動技術水平,增強全隊綜合實力的有效途徑。

  心理訓練內容,不僅限于培養運動員自我控制與調節能力,還應有意識地培養其個性心理特征(自信、堅韌、合群、冷靜、耐心等),和特殊心理智能,諸如專門化知覺(手感、本體感、時空感、方向感),注意力集中、轉移與分配,思維敏捷性,意志力等。

  心理訓練方法,不只是嘴巴說教,更主要是把心理訓練因素滲透、融合于日常訓練、比賽、學習和生活實踐之中,并且鍥而不舍,堅持經常,久久為功,持之以恒,積以時日,才有成效;而朝練夕停,淺嘗輒止,則收效甚微,于事無助。

  六、要開展業務理論研究。

  我國排球界素有理論研究的好傳統。每逢聯賽后,要召開兩天教練員會議,總結比賽情況,提出訓練要求;適時召開全國訓練工作會,研究重大問題;成立調研組專題研究,寫出指導性報告;利用集訓組織教練理論學習、交流執教經驗;組織專家認真討論,與時俱進地提出不同時期的技術戰術指導思想;以及很多教練、學者總結經驗,著書立說,撰寫實際管用的文章等等。從而形成良好學風,推動技術進步,為80年代以來的技術騰飛插上科研的翅膀。

  歷史經驗表明,實踐產生真知,理論指導行動。技術要想進步,理論必須前行。理論繁榮,催生技術發展。理論貧乏。導致技術滯后。正確訓練理論,引導正確技術行動。理論導向錯失,必將引發技術倒退。

  拿破侖說過:“讓驢子和學者走在隊伍中間!(注:驢子用于運載理論書籍),這不僅說明拿破侖重視專家學者的理論研究,更道出了他打勝仗的秘訣:帶著先進的軍事理論前行,運用創新的理念領航。

  愛因斯坦指出:“一切關于實在的知識,都是從經驗開始,又終結于經驗!

  中國排球界有豐富的實踐與經驗,在世界上占有重要一席之地;中國女排獲榮8次世界冠軍,男排亦曾幾度風光;我國援外教練享譽歐美各地,為世界排球運動做出貢獻;我國各個不同層次的教練員,各有所長,都擁有培養不同水平與特點的運動員的知識和經驗。只要積極引導,認真總結,系統梳理,并上升為理論,就可為我國排球技術不斷進步提供有力支撐。

  本文提到的這些問題,是筆者從比賽中看到想到的一些片段,可能是值得探討的業務理論問題。但因受歷史、環境、學識等條件制約,只是拋磚引玉,未敢妄言無誤。意在引起排球人的關注,展開互相交流討論,興起理論研討之風,以推動我國排球技術戰術水平進一步提高與發展。

文/張然

天津快乐10分官网